衛生局陽明醫院水火不容  浮上抬面

記者趙奇濤/宜蘭報導

宜蘭縣政府衛生局和陽明大學附設醫院的〞對立〞升高,水火不容的態勢抬面化,雙方原本是「一對一」桌球單打,建設處又加入戰局,形成「二打一」的局面,縣府「宜蘭噶瑪蘭廳舊址”風華再現“計畫」案,17日舉行第一場座談會,會中砲聲隆隆,建設處長林國民一個人獨撐大局,舌戰群雄。

在中山國小體育館舉辦第一場座談會,出席的包括立法委員陳歐珀、縣議員黃適超黃定和林錫明、劉添梧、林志鴻、市代會副主席林飛身、代表林麗、里長魯孝忠,以及陽明大學附設醫院副院長張克昌等人。

黃定和議員表示,仔細看了公文是建設局主辦,建設局什麼時候來搞文化了,這就是不務正業,規劃的主題有人文創生軸線、人文生活巷弄、文創帶動引擎等,應是由文化局編列這個預算,文化局長又沒來 不知道這個開會的目的是什麼,讓他聯想到,縣府提這個規劃案的背後目的,是要以建設來夾帶、用一個名目來把它美化,要佔新民院區,是想將這塊土地變成縣府所有,再依自己的需求去規劃使用,是非常要不得的一件事情,不光明磊落。

泰山里長魯孝忠表示,今天開這個會各級長官都沒有到,是在戲弄我們,跟醫療有關係,衛生局長也沒有來,開這個會幹什麼,從頭到尾沒有一個結果 今天講人文歷史市公所把救國團都拿回來了,宜蘭有多少空間有多少文創,需要用到這一塊嗎,今天花2百萬元做什麼沒有人搞得清楚。

建設處長林國民說明,大家看到“噶瑪蘭廳風華再現”,就認為是不是要把舊的廳再蓋回來,這件規劃案在開始時候就要廣納民意,做很多的座談會,我們從來沒有定位它是一個文創,沒有想過要做文創,基本上這是一個誤會,我們以後要改進,談到文化的部份當然是文化局來辦,但我們是從都市發展的角度,來討論這個地方未來的發展,就像宜蘭市後火車站森保處的開發,它是一個都市再生的觀念,我們並沒有定位不能做醫療、或是不能作文創,都沒有,我們希望透過這樣的參與式的規劃方式,讓大家來討論 這個地方到底怎麼用最好,可以從醫療的角度、都市發展的角度、店家的角度或歷史文化的角度,這些難道不能融合嗎?也不一定,陽明二期完成後,新民院區適合作什麼?還是作醫療、長照、或其他能增加什麼,基本上他是採開放的態度,大家可以來討論。不希望看到陽醫和衛生局大家互相對立,像黃議員說的縣府想把土地拿過來啦,感覺上是水火不容似,其實他從來沒有這種想法,是想協助大家好好坐下來談。土地不一定要歸縣政府,縣政府也不一定要那塊土地。

黃定和議員說,風華再現的區域畫那麼大,區域內的面積都是中華民國的土地和市公所的土地,根本不是巷弄文化,只是想把醫院這一塊地要怎麼樣改建,風華再現的計畫圖畫那麼大,其中圖示「本計畫基地」指的就是新民院區,這就是「癥結」所在,計畫寫得洋洋灑灑,實際上擺明了就是針對陽明醫院新民院區的地方。

林國民處長說,站在政府的都市計畫發展立場,我們要主動提出來,像陽明醫院現在新建的地,當初也是縣府長期規劃取得。新民院區我們要透過公有土地的再利用,將後面的圍牆打開,設人行道等給附近居民更好的公共空間,我們絕對沒有說要透過這個方式來佔用這一塊土地,所有的規劃不是一蹴可及的,都市的發展要一步一步來,陽明醫院未來二期三期工程蓋到1000個病床也不會有問題, 只是中央對病床數,能不能核准他就不知道,要從醫療專業來做這件事。

黃定和議員表示,縣政府說的、寫的、跟做的不一樣嘛,“風華再現”下一次再開會的時候這個題目要換掉,換你講的那一套資料過來,如果談建設很簡單,你現在就應該跟人家承諾,舊衛生局現在做長照所的那一塊土地是陽明醫院的, 縣政府應該像林錫明議議員、像副主席林飛身說的,把它遷到縣政中心,完整的還給陽明醫院,缺一角規劃起來也不方便,對景觀也不好,現在讓人家的感覺就是縣政府要佔人家的土地。

黃議員說,沒聽到不怕,現在聽了以後更害怕,陽明醫院得罪了土地公─縣政府,陽醫開會也沒讓縣府知道?不是沒讓你們知道,是你們都派小囉嘍去,虛應形式回來又沒有報告,以後陽明醫院開什麼會議的時候,局長、處長要親自去,就不會造成誤會。陽明醫院原來是和衛生局打桌球,是單打,現在讓人家感覺縣政府這邊是雙打,人家是單打縣府是兩個打一個,一個當然是輸你們兩個,不對等。

建設處長林國民表示,座談會主要是了解地方需求、蒐集地方意見,這是導入參與式的規劃方式,是廣納民意、了解民情,縣府是基於整體都市發展的角度進行規畫案,是要解決問題,而非製造問題,更沒有所謂想要占用這塊土地的意圖。

林志鴻議員說,陽大目前的狀況是要跟衛生局來溝通協調,現在「沒代沒誌」(台語), 建設處跳出來插一個”風華再現“,他看是”風華再見“,要從都市更新做起,中央的法規還沒有解套,目前陽大的功能就是照顧縣民的健康健康最重要 主管機關是衛生局衛生局現在掐著陽大的脖子,事情想做都沒辦法做 希望以後開會縣政府要秘書長的層級參加,建設處是無辜的出來代打,出來插花擔當這個責任,宜蘭縣民要的是醫療,陽大已經在做,要罵要先罵衛生局,陽大不是不跟你們對話,是衛生局派小職員去,回來有沒有報告,縣府局處之間突顯出行政效率不彰,要做好橫向溝通。

林國民處長說明,這塊土地是中華民國所有,縣府希望兼顧都市發展、醫療需求及文化保存,以最好的方式使用這塊土地,風華再現是在讓宜蘭市怎麼樣讓它更強更好,縣府若真要這塊土地,可以直接變更成公園用地,何須如此大費周章?

林志鴻議員,新民院區有很多閒置空間,應該先用來照顧我們的長者,新民院區的一些醫療業務都被衛生局擋了下來,導致該地區的商業落後 這是政府政策失能、無能。

他說,“風華再現“我們都不反對,許多人生老病死都與蘭醫院有關,不尊重其歷史,沒有相符的規劃,或是沒有和地方溝通,就變成縣府的東西,人民沒有實質的感受,未來就會變成蚊子館。衛生局主管機關有他們的考量,就陽明大學的角度來講, 學術要通過實物的驗證,關於計劃推動也多得到了中央的補助款,譬如護理之家的病床數,長照的申請,多被衛生局掐住,上面同意了實驗計畫,但是床數沒有辦法增加,一方不同意就把計畫受阻,要培養醫師人才,做實驗性質老人照顧產業的推動,就無法進行。

林錫明議員說,政府在文化方面花了很多錢就是一個錢坑 名稱很好但不實際。

林飛身副主席說,縣府規劃縣政中心,就是要把所有的單位都設在一起,給民眾辦事方便,結果現在許多單位都在外面,縣衛生局、長照所都應先遷進去。

劉添梧議員說,宜蘭醫院進步很多 長照申請增加8床,衛生局都還沒有過。

黃適超議員認為,醫療需求與文化保存可以併存,最主要是必須定出期程,在陽大附醫新民院區應該還不到功成身退的時候,二期工程完成之前,應先符合縣民就醫的需求。請衛生局、建設處與陽大附醫應該放下身段坐下來好好談,好好溝通。

林志鴻議員說,陽大新民院區是照顧縣民很重要的地方,現在病床數不足,很多人在等待,短期內現有空間可以使用的,能馬上照顧到縣民健康,不應耽誤,陽大第二期計劃何時核定,何時動工還遙遙無期,快則10年,宜蘭人還要等待嗎?新民院區應予活化立即恢復作相關的醫療使用。縣政府要風華再現,可以慢慢規劃並不急迫。

黃定和議員說,縣政府風華再現的大範圍,包括中央市場停車場,曾花70萬元規劃,中間有市公所的土地,市公所後來不同意,規劃案也白做了;軍方化龍二村的規劃案因國防部不同意,後來也死腹中;風再現有徵詢陽明大學的意見嗎?其中還包括了南館北館市場改建,縣府市公所甚至中央有經費嗎,有能力嗎,現在又花2百萬規劃,不管可行性如何,預算花了再說。

林處長說,大家的意見越多整合出來的意見就越好 大家都知道我也不諱言,衛生局和陽醫院現在看起來是互不相容,陽醫二期計劃報上去也沒有讓縣政府知道,我們也不希望醫療單位和醫療單位對抗,要從更高的層次,從都市發展的觀念,探討短中長期該怎麼做。陽明醫院現在的面積有5公頃多,目前蓋的樓地板面積只使用到三分之一,比新民院區大很多很多 所以未來有沒有需要兩個院區?就經濟的角度而言,門診在新民院區有沒有比較好?目前大家的共識,短期是做醫療比較好,我們會朝這個方向和府內的單位,作相關的協商。

林國民表示,一個城市的發展要有20年、30年的長遠規劃,也必須有短期需求的規劃,希望大家以開放的態度,從都市發展的角度共創共榮。

陽醫副院長張克昌說,陽大醫院二期工程陳歐珀立委在協調的時候,都有邀請衛生局等相關單位列席,也都有記錄,體制上我們是屬於陽明大學,我們必須先報陽明大學送教育部,教育部審完之後送國發會、衛福部等相關部門,經費下來之後報行政院送立法院審議,縣政府包括衛生局是我們的長官,我們沒有能力對抗,我們所有的醫師的執照、護理師的執照、病床數等都要經過衛生局核准,我們那裡敢跟衛生局對抗,民眾等不到床位,我們也很著急,主要是長期以來溪北溪南的床位分配不勻。

他指出,「新民院區」就是我們「宜蘭人的大病院」,創始於1896年從日據時代當時為了日本人初到台灣水土不服的痢疾、瘧疾、傳染病等疾病的陸續發生,醫療成了迫切需求,也因此由日本人在宜蘭地區奠定了「大病院」的歷史定位,從疫情防治、急慢性病診治、護理人員培訓所、直到內、外、婦、兒各種專科相繼成立,至今已122年了,一直座落在宜蘭市人口最密集的市區也是所謂的舊城區,是宜蘭人最重要的健康依靠。「大病院」存在的歷史定位與價值以及她後續要承擔照護在地民眾的健康責任是不會改變的。

張克昌說,尤其宜蘭縣的老年人口比率高達(14.54%)高於全台灣老年人口比率13.33%;也就是說宜蘭縣除了縣民所期待及重難症的醫學中心外,老人的長期照護不僅是全國重要的問題更是咱宜蘭人迫切需要的,而且我們宜蘭縣還是被列為長期照護資源不足的地區。所以,我們陽大醫院雖然在新的蘭陽院區已經啟用,主要的服務規劃是急重難症的急性重症的住院照護,但是,相對的後續的慢性照護、老人的長期照護包括失智、失能的甚至健康促進,

張克昌副院長表示,我們希望宜蘭的老人都能在自己的社區就近就可以得到很好的照護,陽大醫院近幾年來就已經開始積極培育長期照護的人才及照護能力,甚至延伸到社區,例如:自103年起就承接了衛生福利部長期照護政策在頭城的新建社區設置了長照樂智據點、壯圍鄉及宜蘭市設置了失智據點每年皆獲得最優等的肯定、蘇澳鎮聖湖社區的銀髮健康促進據點、在更遠的南澳鄉為山地部落老人居家照護服務,也由於我們在社區提供照護的經驗及能力受到肯定,因此在新民院區我們更強化了長期照護服務的能量,目前在新民院區已完整規劃了銀髮族最需要的急慢性整合照護門診(包括心臟科、新陳代謝科、記憶門診、復健科、骨科、中醫、家庭醫學科、精神科、腎臟科…等);記憶門診更是針對失智老人規畫了一站式完整照護,結合基層診所及社區從早期篩檢至轉回新民院區診斷治療甚至後續的失智安寧照護;另外長期照護服務方面,在新民院區也已擴充了居家照護服務的能量以及護理之家更是獲得高齡友善認證的肯定,後續需持續規劃的是失智的日照中心。

他指出,從大環境來評估,宜蘭縣需要的是一個在地結合社區的整合式長期照護服務;而新民院區位於宜蘭市舊城區中心,為商業區所包圍之醫療用地周遭人口密集,居住人口多以老年或長年居住於宜蘭的在地人,且鄰近火車站,亦有宜蘭市公車停靠,為對高齡病患就醫的方便區域,也就是說它是最適切發展地域性整合照護體系之基礎;新民院區整體的發展方向以「宜蘭人的大病院」繼續出發,以最貼近照顧宜蘭老人心意提供一個全人、全程、全方位長期照護服務。既可讓失能長者住家車程30分鐘以內的活動範圍內,建構結合醫療、照顧、預防、居住、以及生活協助等一體化之照顧體系,保障失能長者在其熟悉之生活圈內,維護應有生活尊嚴權利,以目前我們二院區的完整運作,蘭陽院區定位成急症難症,新民院區則扮演長期功能,結合現有的長照相關服務(如:居家護理、復健、兒童早療、護理之家與安寧療護等),同時可與蘭陽院區急重症照護之區域區隔,避免交互感染問題,也就是讓鄉親可以在不同院區照護,有所區隔,避免高齡長者混淆,這樣才是提供高齡者可近性與可接受的長照服務連結,真正在地老化在地照護。為宜蘭縣長期照護政策奠定在地老化之社區照護基礎,接軌長照2.0,我們做到了。

張副院長說, 宜蘭大病院在宜蘭市已經1百多年,各位鄉親、好朋友、前輩都與大病院一起生活在這裡,蘭陽院區我們朝大家的期許往急重難症的醫學中心持續邁進,將慢性的長期照護、健康促進連結社區在新民院區,對於社區醫學的角色具有優勢更有其責無旁貸的責任與使命,尤其在宜蘭縣人口老化因素,弱勢族群、長期照護迫切需求下,我們以新民院區為基地穩健發展,循序佈建宜蘭縣長期照護接軌急慢性醫療的照護網絡;尤其,失能失智的照護更是需要長遠佈局的公共衛生策略,我們以日本熊本模式為藍本,建構在地化「宜蘭模式失智症照護系統」,社區出發,從篩檢、診斷、治療至回歸社區照護,為宜蘭縣長期照護政策奠定在地老化之社區照護基礎;陽明幸福村護理之家為失能提供安心安養的照護;高齡整合門診、健康促進…等,為銀髮健康把關。宜蘭需要的長期照護,我們以新民為據點期待發展成為照護的典範,培育照護的技能與人才,讓宜蘭無縫接軌長照2.0。同時也繼續活絡舊城區域發展。

他表示,目前大家最需要的就是護理之家,新民院區有優秀完整的醫療團隊,老人家在護理之家可以得到完善的照顧,現在等待入住的老人家有1百多位。我們已經準備好擴充護理之家的床位,讓有需要的民眾可以得到生活的緩解,高齡的父母有完善的照顧,子女才能安心的工作,這部分還沒有獲得衛生局同意,仍有待衛生局的積極支持。

延伸閱讀

陽大引進新醫術 治癒大腸大面積出血

藝術療癒  陽大啟航

黃定和議員說,風華再現圖示明指新民院區。

風華再現畫很大範圍,本計畫基地卻是新民院區。

林錫明議員

林志鴻議員

陳歐珀立委(左)

劉添梧議員

泰山里長魯孝忠批評相關主管未到場

黃適超議員

建設處長林國民舌戰群雄

副院長張克昌表示不敢和衛生局對抗

副主席林飛身批評有些單位未遷入縣政中心

 

 

 

108年道路安宣導計畫

108年道路安宣導計畫

108年道路安宣導計畫

108年道路安宣導計畫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歐珀(建設篇)

廣告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台灣龍舟初體驗 外籍勞工也能感受端午氣氛

候選人市場拜票 端午應景贈香包 

縣長贈送平板電腦身障畢業生圓夢

不定期營業的日式風格生活甜點

宜蘭警察局破獲暴力討債集團

台灣手工禮服第一品牌,網友推薦反應熱烈

產前產後、病後補養、增強體力的最佳選擇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