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醜陋面

民主的醜陋面!

網友投稿/鄭文嵐

有人説「選舉」是民主可貴的資產,透過選舉讓市井小民也有「當家作主」的一天,不過當我們沉湎於這樣的氛圍時,已有人戳破這種「假象」,據統計過去五次美國總統大選,平均每個總統花費20億美元,而這背後當然是很多「利益團體」在捐輸,在「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的定律中,當選後政策該「聽誰的」已是不言可喻,所以小民當家那是自欺欺人,頂多就競選那段期間自我麻醉罷了,當票一投進票桶,往後民眾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不然「謙卑謙卑再謙卑」就不會成為永遠的笑話。

民主選舉成了一場「成王敗寇」的豪賭,為了勝選當然無所不用其極,韓國瑜那套「寧可乾淨的輸也不願骯髒的贏」,這正中民進黨的下懷,因為這群人奉行的是「寧可骯髒的贏也不願乾淨的輸」,所以黑韓產業鏈一啟動,連韓國瑜都懷疑起自己「真有那麼壞嗎?」但隨著選戰結束,那時被形容為罪大惡極,被攻擊的體無完膚的他,如今卻樂在公益且可雲淡風輕過日,那些惡言惡語突然銷聲匿跡,這就是台灣緊隨美式民主的一種現實;有名嘴形容今年的地方選舉,其醜陋面貌更是歷年之最,為了替特定候選人護航,連台大、慈濟、宏碁、台積電這些團體或企業都可以被按到地上踩,真服了民進黨這種「騷操作」,無疑也讓「民主的醜陋面」暴露無遺。

就拿我居住的宜蘭來說,雖然在全國受到的關注度有限,但身為縣民對宜蘭選情的在意程度絕對比台北、桃園來得高,所以底下我就我自己的觀察提出自己一點想法,不敢說是定論,但總有我立論的「依據」。若稍作整理不難看出綠營對林姿妙的攻擊,最重要的是由檢調發動搜索開始,然後對她起訴,一路「餵養」許多的「內幕」給特定媒體,讓綠營可以炒作林涉及貪瀆,包括大型看板、雜誌抽印本發放及不斷召開記者會,都緊扣這個主軸,另一個小分枝則是批評林的施政能力不足,其所引用的是今年某雜誌調查林的施政滿意度「大退步」,其他並沒有「具體事證」;針對前者我曾為文評述,謹整理出幾點做補充說明:

一、檢察官起訴書中沒有提到「金流」,簡單來説「沒人送錢、沒人收錢,哪來貪污?」

二、延續吳代理縣長時代的臨時建築緩拆修法草案規定,沒有「因人設事」何來圖利?

三、特殊洗錢部份則可用首打油詩說明:「甲存乙存分不清,欠錢負債變資金,國家機器一啟動,七千萬元無中生」(在鏡週刊筆下已變成三億元)。

四、人頭帳戶那是笑話,池姓「證人」在羅東建材界名氣不小,放錢收息也是眾所周知,怎會淪落為「洗錢人頭」?

五、家人干政部份,林的女兒在其公開信中已經和江聰淵「用生命對賭」,江反而對此噤口不語,為什麼?

至於施政排名,一是用「施政力」一是用「首長滿意度」,不免有「雞同鴨講」的意味,至於哪個較「主觀」,讓讀者自行判斷;其次是今年「退步」或者囿於某些因素(如選舉年的操作),但這也同時表示之前的「名次靠前」,不然哪有退步空間?因此拿一年的成績要否定整個人,這是否也「太超過」?

要我看林姿妙施政自有其「獨特處」,陳金德代理縣長在卸任前已刻意把許多職位「填滿」,在此情況下她的用人空間受到很大的限縮,然而在她的「感召下」,不但沒受掣肘還可讓縣政順利推動,這該顯示她「會用人」,或許她沒有「耀眼」的學歷且個人能力也備受質疑,但「治國之難在於知賢不在於自賢」,她算是深諳「箇中三昧」,而其用人最大敗筆該是從羅東鎮公所帶至縣府,那位被檢方列為「污點證人」的「心腹」,乃至成為檢方可以「羅織罪名」的破口。

至於貪污圖利的罪名,我想引十幾年前的類似案件來對照:2008年雲林縣長蘇治芬因涉及貪污被檢方聲押後以600萬元交保,稍後檢方起訴並具體求刑15年,歷經三年最後三審無罪定讞,在她被起訴後隔年,連任時以65%得票率獲得壓倒性勝利,以蘇治芬交保數額及求刑刑度,其「涉案情節」看來比林姿妙「嚴重」許多,但最後雲林縣民卻以選票先還她清白,看來宜蘭恐怕也要「重演」十幾年前雲林的情況了。當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曾說:「民進黨應該被檢驗,但司法更該公平,不能選擇性執行,現在真的發現很多可以被質疑的空間。」主客易位,現在換民進黨在檢視別人,我們不禁要懷疑今日的蔡主席可記得昔日蔡主席的呼籲?

江聰淵被攻擊的部分也可從幾個面向來看:

其一是江的「人設」受質疑(如廚餘桶的「割稻仔尾」、退伍後到出任營造公司負責人間的「八年空白」、出身寒微,賣菜與洗蔥「沾邊」的刻意營造、論文拼裝車的指控等等)。

其二是江的黑歷史被揭露(三個月竊盜罪的事實,不是他用「法官誤判」,可以為自己洗白,他上周玉蔻的節目又是如何替自己喊冤,稍後為改變形象又説自己「從不迴避」,一夕數變,所為何來?)

其三是午餐政見急轉彎是「變」還是「騙」?(四年前傾全黨之力攻擊「免費午餐」,今年一月民進黨團還揚言要「退回預算」,但九月卻突然改口要延續此政策,這種政策的大改變莫非是「選情告急」不得不「拿香跟拜」以求止血,所以到底是「變」還是「騙」?)

其四是「合法掩護非法」的招標案,(宜蘭河濱公園的維護及修繕案,為何都是一鳴企業社得標?賤賣市產案,為何鄰近土地,十年前每坪標售35萬,現在反而以14萬多標出?即便「形式合法」,但也絕對「不合理」)。

對此我也有多篇評論提及,不想再多贅述,但對江競辦執行總幹事邱嘉進説「國民黨潑的髒水,江聰淵都勇敢面對從不迴避」,這絕對是「睜眼説瞎話」,我不管國民黨方面是怎麼看,但對我前面所列出的問題,我如果沒有記錯,江聰淵是「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是否「勇敢面對」可不是一個同樣「有前科」的人說了算。至於施政能力,舉宜蘭市參與蘭陽媽祖文化節為例,代表接駕天香的楊主秘竟然以「市長另有行程」搪塞,(而這行程不過去參加歌唱比賽開場),沿路大家擺香案迎媽祖也只有宜蘭市公所「什麼也沒做」,天香要傳給五結時也找不到宜蘭市公所的人,只好由南天宮的人代理,所謂「見微知著」,由此就可見這樣的市公所其「施政能力」之一斑。

有人形容競選期間如同「法律假期」,雖然不盡然但也不無道理,像綠營昨日於議會殿堂包圍縣長干擾她施政報告,針對司法尚在審理階段的案件內容就直接「未審先判」,這不是遊走在法律邊緣?如果林姿妙跟蘇治芬一樣最後無罪定讞,那這些綠營議員的這場秀,是不是有涉及「加重毀謗」之嫌?所以套句羅蘭夫人的話:「民主,民主!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當我們以擁有投票權的「民主」而洋洋自得,其實對民主醜陋的一面更該深思,不是嗎?

鄭文嵐   2022.09.28

 

後記:

四年前的九二八,一個意外的因緣寫下第一篇時事評論,四年下來已寫了超過三百篇,以「量」而言,可謂驚人,至於「質」方面,不敢説篇篇珠璣,但至少每篇都「有憑有據」,即便讓綠營的人看了會「恨得牙癢癢」,但卻沒人針對我的評論內容跟我做進一步的論辯。有人稱我是被民進黨拔掉校長之位「懷恨在心」,所以才會為文猛批,其實這些人該去查個清楚,2008年我遴選失利時的縣長是誰,才不會打臉自己;當然扣我紅帽子的人也有,據朋友告知在一深綠群組,有人轉貼我文章,沒幾個小時他就被踢出群組,這群組最後還冠我以「鄭共匪」的稱號,對這些我都「懶得回應」,我只是「做我能做,做我想做,做我該做」,我時時以恩師賈馥茗老師對我的期許自勉,外在的「毀與譽」,對我已是波瀾不興。

記得賈老師為我詮釋「師嚴而後道尊」,這「嚴」不是「嚴格」,而是「敬業」,一個為人師者要贏得外界的「尊師重道」,就必須時刻提醒自己要對工作兢兢業業,再用通俗的話來說,不管做任何事都要「做什麼像什麼」,在立身處世上我如此,在臧否時事上我也如此,在教師節這個值得緬懷與感恩的日子,我要向賈老師說:老師,您對我的期許,這些年來我庶幾無愧。

延伸閱讀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 ws513078@gmail.com

員山鄉長參選人 黃福生

廣告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北市至誠獅子吼 行動愛宜蘭

蘇澳警分局取締非法撿拾漂流木不手軟

探索古魯林道的秘境一日遊 聆聽獵人講解古老山林故事

羅東鎮倉前路地下道今日正式通車設有機車待轉區

宜蘭礁溪新百萬夜景景觀餐廳,深藏礁溪跑馬古道上

擅長營造溫馨感人氛圍 - 最專注美式婚禮的婚禮顧問[AD]

美式婚紗攝影首選,政商藝人指定攝影團隊,PTT網友口碑推薦‎[AD]

台灣手工禮服第一品牌,網友推薦反應熱烈[AD]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