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連線:批貨代購一點通 - 2018-01-18

張美阿媽村長的有機之路(上)

記者曾瓊儀/三星報導
『專訪 張美阿媽』

我是張美,今年70歲,大家都叫我張美阿媽,我出生在豐原的一個農村,我的阿媽讓我讀書,我是我們小學裡唯一一個考上台中女中的學生。

【嫁來宜蘭當上行健村第一個女村長

阿媽跟我說,如果你能讀,阿媽會給你讀,但你只能考花蓮的師範學校,結果我沒有考上,姑姑因此介紹我去隔壁的診所當助理護士。

三、四年學習下來,就算是「打血管針」我都能得心應手,後來到桃園又當了兩年助理護士,因此和我先生結識,嫁到宜蘭來。

本來婆家在三星鄉義德村,十九結行健村則是婆婆的娘家,婆婆的父親在這裡開了一家雜貨店卻無力經營,因為我是大媳婦,所以婆婆指定我來這裡負責顧店。

在當時民國六十年代,我是這裡唯一有讀過書的女人,也因為交通不方便又沒電話,村裡婦女只要兒子去當兵寫信回來,都會來找我幫她們讀信回信。

以前沒健保,阿公阿媽凡是有慢性疾病的,大多需要天天去打針,後來他們知道我有護士的工作經驗,都會來拜託我幫他們服務。

就因為經常服務村民做一些小事,在民國七十年的時候要選村長,村裡就鼓勵我出來選,在那個年代宜蘭還沒有女人出來選村長,因此我考慮了很久。

後來先生一直鼓勵我才讓我決定參選,最後雖然順利當選了,但其實過程中,還是有很多老阿公看不慣我一個女人家出來跟人家選村長。

【「農地重劃」將灌溉排水分離成了日後走有機的契機】

選上村長那年,正好碰到宜蘭的農地重劃,不僅道路要重劃,灌溉和排水溝渠也要分開,這點很重要,因為這是日後我們可以進行有機農作的基礎工程,灌溉和排水有分開,才能避免排水污染農田。

早期我們村裡都還在喝溝仔水,後來透過議員才得以接地下水來喝,就在我們村裡都還沒有舖柏油路的時候,我就想到先「接自來水」的重要性,於是我跑去找議員爭取經費,因為如果沒有補助的話,當時一般人都捨不得花這個錢。

後來議員幫我們爭取到5百萬的經費,我們行健村因此有了自來水,回想當時有幾戶不肯跟大家一起接自來水,過一陣子才終於想通自己去申請,結果多花了很多錢,所以我才常說人要有遠見,不能只看眼前。

雖然我是女人,但我讀過書會寫字,所以當了村長之後,順理成章的社區總幹事、十九結泰安宮的總幹事都找我去做,還當了家政班的班長,後來鄉公所有成立一個環保義工中隊,我還兼他們的中隊長。

重劃土地期間,村民都有感受到我的用心和認真,最主要是因為工程進行當中有些溝渠做得不夠完善,我都會力求改善,我們村民有的在別村也有土地的,比較之後就跟大家說一樣在土地重劃,我們村的村長做得比別村好。

【行健村植樹、環保樣樣不落人後】

民國80年左右,游錫堃縣長在推全縣道路「種植行道樹」,鼓勵所有社區來種樹,我自己也是很喜歡美化環境的人,認為居住的環境弄漂亮一點,心情才會好,於是就響應縣政府全面在我們村裡種植行道樹。

植樹不是一個人的事,村裡的人都配合才能達成目標,每年我們都響應植樹節的活動,也就是每戶出一個人工來植樹,接下來縣政府又在「推動環保」,例如垃圾分類、資源回收、廚餘製作堆肥等等,我們都有照做。

村裡的人有時也會有微詞,因為村長經常發動義工來打掃環境,村民會抱怨這也是正常的。我只能不斷鼓勵村民,說我們植樹美化,環境清潔配合度又高,所以比賽才能經常獲得優勝。

關於這點要想長遠一點,其實我們不是為了政府做,是為自己的享受,這樣我們的生活品質才會高。

後來我們得了幾次「全國十大環保社區獎」,更獲得了宜蘭縣政府的植樹獎勵金二十萬!於是我就辦了三天兩夜的縣外觀摩,只要村民都可以免費出遊,大家都很歡喜,就這樣我連續當選了五屆村長。

【想要改善農村生活品質而邁向有機之路】

95年,有個農民在種有機,我去買來吃,一邊吃一邊想說:那個有機米一斤84塊,一般的米才23塊,能賣這麼高的價錢是怎麼辦到的呢?

其實我向來不喜歡農藥的味道,平時騎摩托車四處去田裡拜訪農民時,就常感慨農民噴農藥對他們的健康危害實在很大。不過噴了幾十年的農藥習慣要改也沒那麼簡單,而且農民也是為了收成才使用農藥,大家都背負著養家活口的重擔。

吃過有機米的我,覺得這實在好吃價錢又好,就想要走有機農業來改善村裡農民的生活。剛開始農民對於我的夢想都說不可能。98年,我去找鄉長,說我想推廣有機農業,希望能請講師來授課,鄉長一口答應說經費他可以補助。

我跟鄉長說要人家來上課,可能需要送點小禮物,人家才願意踏出門。鄉長說那就送雨傘吧,我則建議送有機肥,有機肥當時一包大約240塊,果然這有機肥吸引了五、六十人來聽,有的一戶還來兩個領了兩包,我們也照給,就這樣連續辦了四場。

然後,我就開始一戶一戶去游說,第一戶是阿土伯,阿土伯的兒子其實早就有勸過老人家改做有機,趁這機會就鼓勵老人家加入。第二戶說他們本來就沒在噴藥,不需要加入團體,我跟他說有經過認證才能取得消費者的信任。第三戶說他們在種葱,不噴藥不行,口氣很不好,但我也不勉強。

我們行健村做有機這八年來,一路走來的確很辛苦,所以我們也不能怪人家不做,要做得自己歡喜甘願,遇到困難的時候比較不會產生抱怨。

第一年招了村裡11戶相當於三分之一總共九公頃,這樣我就很滿意了,於是99年開始做有機,成立了「宜蘭縣行健有機農場生產合作社」。

不久花蓮改良場的大義分場來找我們,教我們相關課程,像是如何選品種,我們選了比較好吃的高雄145。在技術方面,他們教我們一次種少一點,間距要大一點,比較通風就比較不會有病蟲害。

還有肥料裡要降低「氮」的比例維持在5趴就好,氮肥越高稻子越漂亮,但是病蟲害也會相對越嚴重。他們有介紹替代農藥的「蘇利菌」,不過很貴,一小包就要四百塊。

由於我常去聽研習會,比較有在吸收新知, 就跟農民說,我們噴農藥其實很辛苦,又要泡藥又要拉管子,還要拿著桿子在大熱天下田去噴,也危害自己的身體。噴農藥的辛苦讓人看了很不捨,也不時有農民使用農藥中毒,趕快跑來找我叫救護車,送他到醫院去解毒。

後來有個集會,我就語重心長的跟他們說,噴農藥實在太辛苦了,不如我們下定決心都暫時不要再噴農藥,先確定有機到底能不能做,如果有機做不起來,我們再繼續噴農藥也不遲。好在大家都有信任我這個村長,真的都不噴農藥,大家決心一起來做看看。

【八年不噴農藥的結果農民贏得健康和自信】

八年了,我們不噴農藥已經八年!就這樣少了許多農藥的成本和人工。在收成方面,慣行農法如果收成一萬二千斤,我們有機大約收成七、八千斤,這樣我們就滿意了,用高價值來平衡收益,再說不噴農藥已經賺到身體健康。

現在我們每年都有請驗證公司,早期沒有驗證公司,大家都自稱有機,現在政府規定有機必須有第三方驗證公司認定,通過認證才能貼小標章。

我們自己找了一家比較嚴格的驗證公司,而且我們採個別驗證,不做團體驗證。個別的好處是比較不會互受牽連,因為有的難免被旁邊有撒農藥的葱田噴到驗不過。前年和去年我們都有個別的被驗到農藥殘留,這樣他就拿不到證書和標章貼紙,也不能在我們合作社賣,他只能拿去農會或一般市面賣。

加入我們合作社,合作社會「共同採購」正確的有機資材,也會「共同銷售」保證用比較好的價錢收購一半。我有問過慣行農法的一甲一年大約賺四五萬塊,如果是有機農業,收大約是十幾萬,大約是多兩倍。當然有機農業的成本也比較高,驗證就要好幾萬,有機肥也比化肥貴,好在現在政府有補助六七成。

雖然做有機省了噴農藥的工,但手工除草其實也很辛苦,所以精算過之後,我們可以說,有機最大好處應該是:賺到自己身體健康,也讓家人吃到安全的農作物,還能讓消費者大家一起吃有機當做是做功德。

以前的年代普遍都認為做農的沒前途沒地位,大家都想把女兒嫁給做公務人員或是做老師的,這幾年因為有機農業盛行,漸漸起了變化。

我們合作社第一批都是老農,這幾年許多年輕人投入我們有機的行列,漸漸從11個老農做9公頃,增為現在的28個做45公頃。加入的小農可以在合作社共用機器,機器都放在合作社的倉庫裡,不但減輕個人的財力負擔,共同銷售又可以享受降低成本。

現在願意把女兒嫁給有機小農的應該會越來越多,有機農業很正面也是值得開發的事業。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宜蘭老農的心聲(上)

「台北客」農民的掏心話(上)

佃農之子細說父親的甘苦

有機最大好處應該是:賺到自己身體健康,也讓家人吃到安全的農作物,還能讓消費者大家一起吃有機當做是做功德。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即時+好看!按讚加入宜蘭新聞網粉絲團
手機掃描下圖QR code,立即加入Line好友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2016年:小馬籃球協會黎明國小贈球衣操兵

2016年:林志鴻黨籍開除 緣起緣盡難心服

2016年:鄉代楊弘旻出面解決進利路淹水問題

2016年:宜縣災害防救再獲行政院優等獎

2016年:活到老學到老 頭城長青展才藝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