弊案連爆怎麼「躲」?

弊案連爆怎麼「躲」?

網友投稿/鄭文嵐

江聰淵以檢察官對林姿妙的起訴內容大作文章,卻不料自家後院卻起火,先是被國民黨議會黨團提吿,說市公所宜蘭河濱公園標案的「可能弊端」:為何「一鳴企業社」年年在「限制性招標」中雀屏中選?為何代表會的陳姓司機為何他被吊銷駕照卻還能擔任司機?後來被吹哨者保護協會加碼爆料,認為背後關鍵人物是江聰淵的「好兄弟」代表會主席林智勇,還酸國民黨議員是否有顧忌,才「有所保留」,在這一風波方興未艾之際,今天民眾黨的候選人陳琬惠召開記者會揭弊指「賤賣市產 金主牟利:江聰淵林智勇聯手圖利建商大解析」,光看記者會的標題就「夠聳動」,而且跟前一案還真的關係度「很高」,這下江聰淵在拼命要刮林姿妙的鬍子之時,(我這比喻或許不是很恰當,因為女性該沒有鬍子好刮),結果卻自己被刮得滿臉是傷。

我是個「評論者」而不是個「爆料者」,只能就事「論」事,提出個人的「觀點」,至於向相關人員「求證」這是記者報導時該做的功夫,而爆料者敢如此「指證歷歷」,應當也有「相當把握」,若真有刑責相信她也願意面對;以記者會發出的新聞稿來說,看了內容真讓我瞠目結舌,如果新聞稿的內容「屬實」,那只能說「這對兄弟」真的是「膽大包天」。

有人說過政府的財源主要有三類:「跟老祖宗要—賣地,跟現代人要—繳稅,跟未來子孫要—舉債」,而這次被揭發的問題就在於第一種,而且是「賤賣市產」,據陳候選人「獲得檢舉」的內容,在標售土地附近地號的住宅區每坪市價上看百萬,但市府卻在市代表會的「背書」下,將「標售底價降為1.1億元,換算每坪約為14萬4999元」,市價與標售底價約有7倍的價差,如此「敢」真的是令人「怵目驚心」;最後是「元邦建設集團旗下的萬家福股份有限公司監察人黃佳祺以每坪14萬6406元得標」,然而看了其間的利害牽連,就會讓人有「恍然大悟」的感覺:黃佳祺是元邦建設集團負責人黃文程的親戚,而元邦曾以旗下「怡華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名義,在107年捐贈二筆各10萬元的政治獻金支持江聰淵。

所以陳候選人得到的結論是:「簡言之,在林智勇與江聰淵的相互掩護下,1162地號公開降價標售,不但是賤賣市公所祖產,更涉嫌圖利建商,大剌剌讓市長金主來標」,如此「清楚明白」的指控,相信要與陳琬惠小姐同場較勁的江聰淵,應該沒有絲毫迴避的空間了。

只是不見江聰淵先生正面「迎戰」,反由市公所楊主秘出面「代打」,他說:標售土地所得,「已用於宜蘭市班班有冷氣的設置及費用支付」,以及「設置李科永圖書館」,」並認為這樣「創造的公共利益大於土地的閒置」,對這種「答非所問」的說明其實只是「避重就輕」的敷衍,因為陳候選人的指控是「賤賣市產」,而非賣的錢市公所「怎麼用」,(就算楊主秘的回答也令人質疑:當初市公所補助各校裝設冷氣,是以班級數多寡補助,以宜蘭市的國中小班級數約三百個班級,能花多少錢?電路改善這才是大宗,但這是中央出的錢。

至於李科永圖書館絕不是如自由時報林姓記者2021年底報導所言「市公所斥資約1億800萬元建造李科永圖書館」,因為2020年江聰淵市長即表示「圖書館由李科永文教基金會捐款7000萬,市公所自籌2100萬」,這些錢數也跟楊主秘所言有相當的落差);我想所有市民應該都「有權知道」:市公所標售底價與市價間近七倍的差距,市公所要如何「自圓其說」?我相信所有縣民也很想了解,否則萬一哪天他當選縣長,會不會又來個「故技重施」?

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不管是「宜蘭河濱公園的標案」,或者「賤售市產案」,爆料者都直指江市長與林主席這對「好兄弟」,背後有什麼「隱情」不免讓人浮想聯翩,所以江聰淵先生,如今已「弊案連爆」,你還要怎麼「躲」?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何不坦然面對出來「說清楚講明白」,若你自己心裡坦蕩蕩,那就把所有相關事證主動移請檢調調查,也可早日「還你清白」,這不才是正本清源之計,不是嗎?

鄭文嵐   2022.09.12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 ws513078@gmail.com

宜蘭縣議會議長張德勝

廣告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冬山鄉舉辦神將體驗活動

周大福與固寶琳寶石鑑定所及一眾創新企業於JNA大獎綻放光芒

IHS Markit被《亞洲風險》評為年度最佳市場數據提供商

2017年亞洲國際水果蔬菜展覽會成功閉幕

蘇花公路載重聯結車翻覆司機受擦傷

擅長營造溫馨感人氛圍 - 最專注美式婚禮的婚禮顧問[AD]

美式婚紗攝影首選,政商藝人指定攝影團隊,PTT網友口碑推薦‎[AD]

台灣手工禮服第一品牌,網友推薦反應熱烈[AD]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