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媽媽滴雞精】古法煉製,不油不膩,優惠期間免運費

宜蘭人文國中小觸犯刑法已送偵辦-專訪縣長

記者曾瓊儀/宜蘭縣政府報導

這篇開頭要先向代理縣長吳澤成致敬,昨天他知曉我想要專訪他,並沒有因為任期不長而心灰意冷的拒絕要求,即便他知道我可能是他代理縣長任內的最後一個專訪,他仍不忘先鼓勵小記者我,接著代理縣長認真回答我接下來的一連串不太有禮貌的提問,完全沒讓我絲毫察覺,幾小時之內他的人事調動就宣佈了,相信吳澤成在行政院政務委員及台灣省主席任內,也會做得很稱職的,套一句吳澤成經常掛在嘴邊的: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一切按照法規來處理(而且他真的是這麼處理)。

言歸正傳,相信看到這個標題許多人跟記者初次聽聞時一樣,驚訝得下巴差點掉下來,不過要請大家冷靜一下,我們慢慢來了解這事件的始末,也許你也會贊成這件事,無論誰是誰非,不應該再歹戲拖棚了,孩子們都在看大人如何玩把戲。

宜蘭人文國中小」是一所「特許學校」,特許學校是公辦民營的學校,政府將經營公立學校的特許權發給審核通過的民間組織,讓他們以「創新的理念」辦學,也讓學生和家長多一個選擇,只是依據法規,收費必須比照公立學校,必要時可以對外募款,但應報縣府核定,學校可依自己的經營特色來調整課程及評量方式,但必須符合部定的課綱規定,這樣的學校在美國很多,連社區內家境貧寒的小孩都讀得起。

很多家長為了讓小孩在學習中享受「自由」和「幸福」,不惜賣房子舉家搬遷到宜蘭,他們來到這樣的特許學校,為的就是許一個孩子的快樂成長,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作家陳安儀放棄體制內學校讓女兒進入宜蘭人文國中小就讀的真實故事,相信許多人跟記者一樣都曾被陳安儀的文筆感動過,是的,宜蘭人文國中小最初的確有名人無意間打響了它的知名度,但始料未及的,它後來竟然走偏了?

這一切似乎失控了?據投訴的家長和師長說,它變成一所 「學校基金會」在收費方面「自由」得有點離譜的學校,而「學生」的「幸福」也變得有點不確定了?!

而且這裡出現一個管理監督上的問題,如果宜蘭人文國中小曾被「監察院」、被「教育處」糾正的違規事項屬實,卻仍免不了它一犯再犯(例如涉嫌未依法定程序申請核定、逃避監督而超收學費),又放膽越做越離譜(例如涉嫌私設士林行動教室、教師違法加班、苛扣教師加班費用以及無正當理由就拒絕學生入學等等),這是否說明政府對於公辦民營的實驗學校,當它偏離正軌時,有法可管但「無魄力」可約束?

提出以上質疑的家長,有人是站在「心疼小孩被錯誤的教育理念污染」而站出來爆料,有人是站在「什麼事都應該按照法規走不應黑箱作業」而糾舉,他們的見解不一定無懈可擊,但站在維護孩子的受教權和凡事追求合情合理合法的出發點應該是值得尊敬。

反觀另一方,被糾舉的部份,有些已被「監察院」和「教育處」書面警告過,例如違法收費和士林行動教室,監督管理單位有幫納稅義務人查出一些事實來,只是「沒有限期改善」而已,監督部門的鬆散,不代表沒有違法的事實。

有時覺得執法機關比違法做壞事的人更該打屁股,不是嗎?沒有公告違法部份又沒有設立受害人申訴單一窗口的話,難免會讓更多不知情的家長和莘莘學子抱著初衷進來這個尚未修正違法部份的學校就讀,然後讓一群大人小孩又夢碎了一地哭著出去。

教育改革是一條漫長的路,但只要不停滯,慢慢走總有一天還是會走到高度文明國家的境界,也許剛開始辦學的立意是好的,只是不小心走偏了,如果管理監督單位有善盡責任,及時糾舉矯正,今天也不會走到可能被中止契約的最後一步。

宜蘭人文國中小一案因為已經違法重大並涉及刑法,必須送教審會審議,目前中止契約是很有可能的審議結果,不料,就在這個時候,教審會突然一直被延期,遲遲開不成,從10月16日延到11月6日(因全運會),又要從11月6日延到?月?日,今天記者訪問教育處才知道原訂下星期二的教審會又被延期了,是有外力介入的緣故嗎?是人都會這樣懷疑吧?

記者問有外力介入嗎?副教育處長說沒有,縣長在場也說沒有,並且向記者保證在11月底之前一定會召開,哎,真的好漫長,現在宜蘭縣民裡頭不希望換縣長的又增加好多好多人了,因為投訴違規的家長們好擔心,雖然代理縣長吳澤成來不到一年,公平正義似乎已大大彰顯,一旦換了縣長,家長們數年來的努力會不會歸零?一切又要從頭開始?結果,還真的下午就宣佈要換縣長了,真是無言薯條。

以下是記者專訪代理縣長吳澤成和副教育處長林麗玲時提出的幾點疑問:

(1) 人文國中小及承辦基金會違法事態嚴重,涉及刑法部份已移送偵辦嗎? 調查報告指出,違法重大送教審會審議中止契約,為何教審會一再延期? 有其他因素介入嗎? (答:涉及刑法部份已送偵辦,教審會延期沒有外力介入)

(2) 該承辦基金會於102年時也曾因違法事態嚴重,遭教育處送教審會審議中止契約,最後結果為有條件通過續約。這次縣府是否能展現魄力處置?或者如故輕輕放下? 這樣是否宣示宜蘭縣實驗教育的推動失敗,對承辦基金會無法約束?(答:一切依契約內容辦理,不會縱容)

(3) 該承辦基金會違法收取影印費、清潔費,建置費、全日制費用等,教育處已依例函文要求該基金會及學校進行退費,縣府應更進一步主動進行退費公告,且嚴格監督並限期該基金會確實退費作業。 (答:應該給他們改善的期限)

(4) 該承辦基金會違法違約收取之其他學費,嚴重違反自治條例、公益勸募條例等法規與行政契約,縣府基於監督不力之責,應該由社會處出面依公益勸募條例之規定,力責該基金會全額退費。 (答:一切按規定走)

(5) 教師受苛扣一案,縣府應成立受害人單一窗口,並對外公布,使受害人皆可知。縣府應主動對外公布,並協助通知受害人向承辦基金會求償,否則受害人一旦向縣府提告,或向監察院請求糾舉或彈劾,縣府無異陷承辦公務員於不義。 (答:縣府接到訊息會主動調查)

(6) 歷年來,該承辦基金會違法違約對本縣學生進行入學篩選(拒絕入學),在受害人皆不知情法規實情之下,受害人數難以計數。縣府對縣民受教權受侵害之現狀,有何表示?是否向全縣人民道歉? (抱歉「向全縣民道歉」這點記者第一次跟縣長講話有點緊張,忘了問,下星期11月7日縣務會議會幫大家問新任代理縣長陳金德der,但副教育處長林麗玲有答覆說這樣的學校對學生應該「零拒絕」!)

(7) 該承辦基金會將私人共學團偷渡進公立學校,使用本縣財產、本縣敍薪教師,侵害全縣納稅義務人之權利,請問縣府對該基金會的民事求償告訴,何時提起? (答:等教審會裁決)

(8) 基於依法行政之最高原則,縣府應依監督準則查核承辦基金會帳務。自7月縣府調查該基金會違法違約時起,明知此該基金會涉及之情事多與金錢收入及流向不明相關,為何不依法請檢調協同查帳? (答:有在查帳中)

(9) 縣府放任該承辦基金會契約責任不履行至少已有3年(本期契約6年已過3年多),若嚴格追溯則為9年(納入上期契約6年及本期年)。縣府此次若再仍不中止契約嚴格究責,是否意味著所有公辦民營學校,皆可不履行契約責任?則法律尊嚴何在?公契約尊嚴何在?全縣守法人民尊嚴何在?更遑論已受該基金會侵害之家長、學生之權利、尊嚴何在? (答:相關調查在進行中,有需要可以公開)

(10) 評鑑及辦學績效如何衡量?人文國中小一案突顯評鑑結果與事實的嚴重落差,如何確實改善? 102學年評鑑報告為甲等, 105學年該校評鑑為甲等, 然此之調查報告事實卻是無論在行政效能、課程發展、師資教學…等面向皆違法或弊端叢生。(答:會再了解,沒有看內容,這樣講不契合)

最後副教育處長林麗玲被記者逼急了終於表示,我們102年已經有要求學校做改善,但是學校仍照原來的方式在進行,所以現在這次的調查報告是從103年到105學年度的調查,確實也還沒有做一些相關的改善,發現他們違法的情況已經很明確,所以才會送教審會。

代理縣長吳澤成也說,據我們了解,這是學校在第一線在治理,我們並沒有天天在那邊,而且學校也有兩派的說法,所以這個問題還是要客觀的以學生的權益、受教權為第一考量,如果在執行上面有一些違反契約規定的情況,教育處就要求改善,處理事情會公正、公平、公開,依照法令,改怎麼樣就怎麼樣。

Ps.大家請不要看代理縣長吳澤成有不高興的意思,他本來就是長那樣,縣長其實很誠懇的。

對代理縣長吳澤成任內的最後一個專訪。

相關資料1

相關資料2

相關資料3

相關資料4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即時+好看!按讚加入宜蘭新聞網粉絲團
手機掃描下圖QR code,立即加入Line好友

歷史上的今天

2016年:毒毒毒宜蘭治安隱憂 議員齊聲要求警局全力掃盪(影音)

2016年:宜縣巧立名目私設刑堂? 環保執法與全國不一

2016年:2名少年車手被捕毫不在乎 辦案人員搖頭不已(影音)

2016年:羅東郵局攔阻詐騙有功 警察局長頒發感謝狀及紀念品

2016年:縣長夫人林素雲為宜蘭縣首座托老所揭牌(影音)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