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人變告發人 黃錫墉質疑司法遭政治力介入?

告訴人變告發人 黃錫墉質疑司法遭政治力介入?

記者翁正杉/三星報導

民進黨辦理黨內初選三星鄉縣議員電話民調,在1月23日晚間舉行,但因爆發陳文昌陣營派人進入民宅代接電話案,對手黃錫墉於1月30日俱狀到宜蘭地檢署告陳文新、陳謙、余玉女等人,事隔7個月又5天宜蘭地檢署終於以不起訴處份結案,但黃錫墉卻發現不能再議,理由是他從「告訴人」被變更為「告發人」,對此黃錫墉質疑司法已遭政治力介入,因為本案件牽涉到代理縣長的小孩、議長、議長夫人、代表會主席等,也已造成社會觀感不好。

黃錫墉在記者會中指出,他為事件當事人,向對手陳文昌的行為提出告訴是維護自身權益,對地檢署的判決也表示尊重,但對於未告知他本人及代理律師,就逕行將「告訴人」變更為「告發人」,讓他這個案件不得再議,也沒能通過「交付審判」程序,這已嚴重影響到他本人權益。

黃錫墉指出,宜蘭地檢署雖然查證係代理縣長之小孩陳○確有受議長夫人余女士之指派,前往他人家中代接電話之事實,但是究竟係「陳文新」、「議長司機阿勇」、同事「洪00」載去的說法各有不同。但,如此公然以代接電話影響電話民調初選的情事,地檢署竟草草帶過,認不適用選罷法結案,豈不是變向鼓勵初選候選人以作弊方式進行選舉,無以係大傷司法威信之舉。

黃錫墉鄉長表示,宜蘭地檢署這種作為,不排除係有政治力之介入,身為上級機關的法務部實在有失監督之責,本案事證明確,究竟有無違反選罷法,應由法院作決定。怎麼會在地檢署草草自我認定不適用選罷法,且解釋也與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1832號判決不同,最高法院判決並沒有限縮選罷法98條對初選候選人不適用,那改天如果初選候選人被暴力、脅迫退選,難不成也不適用? 地檢署的不起訴書恐怕難以令人信服,讓人聯想這件案件因牽涉到代理縣長的小孩、議長、議長夫人、代表會主席,因此不得不盡全力確保這些人沒事?

黃錫墉說,地檢署這種恣意作為,將告訴變告發,枉顧告訴人權益,逕自對法律解釋作出認定,特意不讓告訴人有再議之管道,身為上級機關的法務部實恐在有失監督之責,未來不排除向法務部陳情,甚至到監察院進行糾舉。

延伸閱讀

「告訴人」變「告發人」黃錫墉將向監察院狀告宜蘭地檢署!

 

黃錫墉

告訴人變告發人 黃錫墉質疑司法遭政治力介入?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高雄林皇宮-遊艇婚禮

廣告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外籍漁工手釣魚在南方澳擺市

讓人一口就喜歡的手作麵包

三星鄉公所9月9日健走長埤湖 效法水牛精神

安坑輕軌線 泰雷茲獲得合約 有效緩解交通壓力

2017香港青年時裝設計家創作表演賽 DHL獲委任指定物流夥伴

台灣手工禮服第一品牌,網友推薦反應熱烈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