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少年工(六)赴日船行途中橫遭美軍魚雷攻擊

記訪者楊基山/專訪

總共有8400多名的台灣少年工,1943年起陸續從高雄搭船出發,數天或數十天後在橫濱登陸,轉往神奈川縣的大和市,各梯次過程是否順利不清楚,但到陳其鴻時,已是翌年4月間的第六期生了,台灣才遭美軍大轟炸不久,搭的是7000噸的鴨綠江號,船上約有2000人。

陳其鴻回憶,第六期生以居住北部縣為主,所以由基隆港登船,目標是神戶港,因戰況緊張,日船早已不敢獨行,而此次有包括私人商船在內的2、30艘船隻結伴同行,儘管有自家艦艇保護,仍躲不過美軍的連番攻擊,望著大海無處可逃的少年兵,始知「代誌大條」。

那天起,陳其鴻說,整個航程像極了在打仗般,上甲板輪值的少年兵要隨時觀察魚(水)雷水柱的出現,同時緊急大喊向船長通報,否則就可能被擊中沉沒,這種生死難卜的情況豈只是「風聲鶴淚」而已,他目睹好幾回,有魚雷在船邊飛奔而過,直說「真是嚇死人」。

在船上吃不好、睡不飽是可以想像的,暈船嘔吐的大有人在。某夜,他和多位少年工在值班,美軍來襲,親眼看到附近的友船,一聲巨響火光四起,陳其鴻意識到是遭魚擊中,勢必凶多吉少,卻因遵守嚴格「保密防諜」的規定,事後「連問也不敢問」。美軍

提及到這段危機四伏的三夜四天行,陳其鴻說,擔心受怕難挨的程度實在筆墨難以形容,尤其想到10來歲就得離開家人,隻身遠赴陌生環境,此去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家,整船的少年兵幾乎都是用衣服蓋著頭飲泣,哀嚎夾雜著哭聲,淒慘無比。

對陳其鴻而言,家裡過得去,又沒人逼他離鄉,自己卻偷偷拿著爸媽的印章去蓋,心甘情願的加入少年工的行列,在船上,竟是叫天不應,每每思及此,他的淚水仍不禁潸然而下,惟這也只是苦難的第一步,戰事末期的本土大轟炸,讓他數度死裡逃生,還在後面等著他呢!! (陳其鴻口述台灣少年工系列30之6,待續)

2018宜蘭選舉投票指南

宜蘭縣議員候選人
2018宜蘭縣議員候選人黃錫墉

黃錫墉

羅東鎮鎮民代表候選人
2018羅東鎮鎮民代表候選人張鐸川

張鐸川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麗寶旅遊-紅葉京都

廣告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文化勁趣味 2018宜蘭藝文踏青行

2018宜蘭跨年晚會懶人包含天氣預測及宜蘭假日診所資訊

林堉璘宏泰基金捐自動心肺復甦機給宜蘭消防局 提升到患者院前存活率

三星花海有寶藏 歡迎遊客來尋寶

SweetRing調查顯示6成單身港人跨年孤單最易回憶純愛

台灣手工禮服第一品牌,網友推薦反應熱烈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