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官方限定課程-(台中班)LINE@行銷操作活用實戰班 - 2018-01-18

佃農之子細說父親的甘苦

記者曾瓊儀/員山報導

我是簡子恆,今年28歲,從事電子業。我的父親是員山的佃農,他通常一年承租三、四甲田地在做,他是一個從來沒有自己聲音的佃農。從高中開始,我就常下田幫忙,現在雖有自己的工作,身為一個佃農子弟,農忙的時候我還是會請假回來幫忙,所以知道父親身為佃農的甘苦。

農地農用才不會有污染秧苗的問題】

在生活方面老人家目前可以自給自足,一年收入是四五十萬,淨收入是四十萬左右,這部份其實跟在外面上班差不多。

我支持農地農用。我父親種田的時候,田中間如果夾雜著一些豪華的別墅,他們排放的廢水就會造成農民的困擾。

有一次我父親承租了一塊田地,後來不再去做了,就是因為他們的田地一直有廢水排進來,如果你沒有農地農用的話,不明的廢水,就會污染農田。

你問我能不能接受農地蓋農舍,可以,但我接受的部份是,真正有在做的農民自己蓋農舍。我們很排斥那些「種」一個豪華別墅之後,轉手就去賣給一個不是農民身份的人。這樣對我們真正下田耕作的人來說,變成在幫別人收爛攤子,老是在收拾被別人污染過的農田。

說得更清楚一點,我們在插秧的時候,剛種的秧苗還不夠強壯,家庭廢水產生的油,很容易弄死秧苗,廢水排出口的附近,經常要重新插秧,或者是直接空在那裡不插秧,白白浪費了一個原本可以種植作物的區塊。

【政府沒有照顧老農的生活才會助長田地買賣】

老農的問題在於沒有能力自給自足,所以才會想要賣田地。我認為是政府沒有照顧好老農的生活,迫使老農必須賣祖產,他們的心情是很不捨的,他們的內心當然想把土地留給下一代,一代一代傳下去。

政府應該做的是,讓老農離農之後,還有生活能力,或是租給別人耕種,或是出租給政府,讓政府幫忙招募耕作人力。

老農自求生路蓋民宿,想要多一份收入,我也贊成,但前提是,要把家庭污水這部份做好處理。我相信只要民宿的主人身份是農民,他就會有同理心,立場一致比較好溝通,然後共同來處理適當的排水管道和污水設備。

有機成本高政府補助不足之下不可行】

有一次,我們隔壁田來了一個外地承租的,說要做有機,他來跟我們抗議,說我們撒農藥致使他們不能種有機,就是這樣我們才會排斥外地來的,只顧他們的好處,不讓我們生存。

如果補助夠的話,我們也想做有機啊,我們算過,佃農三四甲地要做有機的話,非常的累。做的面積不夠,年收入就不夠,但面積大,光是除草就會把人累壞,光我和我爸兩個人根本做不到!

所以有機的人力成本是很高的,我們想做也無力去做,你的補助跟我們之前撒農藥的成本一樣,我們當然選擇不要那麼累的。

試算一下就知道,撒農藥有四十萬收入,現在不撒農藥我們的收入活生生被砍成二十萬,政府補助才五萬塊!不但更累,收入又減少,那就完全沒有做有機的誘因了。

你至少要補助到我們可以維持原來的收入,或是補助我們種植高價值作物,有機,唯有在這兩個方案下,對我們佃農來說才是可行的。

老農應該跟我們佃農一樣都算過利害得失,才會想要去賣土地,我不是不能感同身受,只好再一次呼龥政府拿出本事來,為我們農民規劃真正有用的求生之路。

延伸閱讀

宜蘭老農的心聲(上)

「台北客」農民的掏心話(上)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即時+好看!按讚加入宜蘭新聞網粉絲團
手機掃描下圖QR code,立即加入Line好友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2016年:宜蘭市中山公園護城河綠廊 即將風華再現

2016年:宜縣議員憂心孩童吸毒 反核人士請反核災食品

2016年:宜高階警官性擾案 議員質疑有施壓之嫌(影音)

2016年:三星樂齡學員縫製抱枕 讓長者坐得更舒服有依靠(影音新聞)

2016年:五結鄉土地徵收問題一籮筐 鄉代為民打抱不平(影音新聞)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