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漁民回憶在釣魚台抓魚的日子!

一個老漁民回憶在釣魚台抓魚的日子!

記者翁正杉/專訪蔡源龍理事長

現任蘇澳區漁會理事長蔡源龍,以70歲的年紀來談談自已年少時在無人島(釣魚台)釣魚的往事,事隔50餘年,現代的年青人已沒有對釣魚台一絲的情感,更別說是為了生活,在一葉弧舟上釣鯖飛,那種與大海拼生死的日子,蔡理事長為懷思早期父親那一代前輩捕漁的點滴記憶,當時因氣象不發達不正確,能勝漁船去無人島釣鯖飛,遇到颱風在進港時觸礁,為早期拼無人島發生海難的真實事蹟。

蔡源龍追憶年青時去無人島釣鯖飛

無人島(釣魚台)距南方澳漁港約120浬,漁船一般都是下午3-4點出港,出港駛出蘇澳港三仙台,朝東北方向順潮流,次晨便會抵達無人島西南方海域,屆時漁船會朝著太陽升起的東方,尋找無人島,經驗豐富老船員也會站在竹筏疊上的最高位置,協助我父親尋找無人島及鳥嶼、蛇嶼。當時沒有衛星導航,完全靠目視以無人島為主目標,再依北小島(鳥嶼)距無人島的間隔差距,而來判斷漁船的位置,然後再去尋找鯖飛的洄游棲息區作業。

民國55年夏天,我父親是金合興釣槽漁船的船長,當時我在釣槽漁船上,擔任煮飯的職務,要去無人島釣鯖飛時,父親聯絡大車及幾位得力的老船員,協助加冰、加水、加油,並通知船員準備去無人島釣鯖飛的漁具。

而我也扮演著煮飯廚司的責任,準備一個星期船員吃的糧食,豬肉、青菜、薑、辣椒、蒜頭及廚房必備的鹽、糖、味精、醬油..等,最重要的是船上10多個船員吃飯的白米。

漁船在海上捕魚,新鮮鯖飛是最好的菜餚,魚煮熟沾(辣椒蒜頭醬油)混合的醬料來吃,在當時困苦的年代,這已經是漁民在海上的一種美食享受,而我個人也準備餅乾、養生奶及釣具、換洗衣褲。更重要的是每個船員都要儲備一桶20公升的淡水,為一星期洗臉刷牙抹身體之用,因為釣魚上來後要冰魚,全身都是臭汗和魚腥味,所以我會先以海水沖洗,再以自己儲存的淡水擦拭。當時沒有FRP塑膠漁船,都是木殼漁船,船上水箱容納的淡水少,不能給船員洗澡,船員也都非常瞭解而配合,沒有人敢逾越這不成明文的規定,所以都會克難自備淡水。

漁船下午出航離開南方澳漁港,次晨抵達釣魚島西南西方海域,清晨我必須很早起來煮飯(乾飯)以利船員吃早餐後,才有體力下竹筏釣鯖飛。我雖然擔任煮飯的工作,清洗碗筷後,也是要與其他船員一樣,下竹筏釣鯖飛,當時船員和船主(頭家股東)是採取4/6分紅制,頭家分四份,船員分六份,船長、大車所釣魚貨都是歸自己所有,煮飯(頭家)抽兩成,100公斤我可以獲80公斤的魚貨,這也是我願意付出辛苦的代價。

 

開拓無人島漁場釣鯖飛的老前輩:

民國50-60-70年代釣槽漁船,在無人島釣鯖飛,最出色的琉球人全吉隆陳石碖老漁民,金同隆漁船(前理事長陳建忠父、祖輩,約民國48年來南方澳),澎湖花嶼人新海成漁船(伍主老漁民,父親伍神拿老先生約民國42年來南方澳),新大榮大漁船(董宣鶴老漁民),得益漁船(王皆得老漁民)等,及本縣外鄉鎮移民來的在地人,因年代久遠,我已經不清楚這些人的真實姓名,只能依記憶叫出當時在海上的稱呼,順喜金鳳,漁盛有仁,漁盛阿標,漁津大統,永裕漁阿井,喜發阿和(池玉成小組長的父親)瑞振隆許龍堂(大坑罟人),金合興蔡天送(我父親,約民國44年來南方澳)..等。

 

釣槽漁船在無人島釣鯖飛的漁法:

當時去無人島釣鯖飛,釣槽漁法分為日間一支釣(手釣),夜間及清晨放倒緄兩種,當時依大、小漁船每艘船載約10-20艘竹筏。白天一支釣(手釣):漁船長度較長以二人分立在船首、船尾,各持一支線釣魚,但是鯖飛咬餌會飛舞,容易絞緄,影響漁獲。沿近海小船都以一人一支釣的漁法。它的優點是漁船有動力,可以挺住在魚群的海面上,增加漁獲量。

一支釣(手釣)的漁法、鐵頭(約1.8-2公斤)綁在底端,連接釣緄,釣鈎約100支,再連接到手線,釣手拉著手線上下拉繩以誘餌釣魚。

「放倒緄漁法」分為清晨作業及夜間作業兩種,無論是夜間或清晨放倒緄,船長一定要瞭解漁船的位置,鯖魚洄游棲息海域,及潮水的潮向及潮速,地底礁棚位置,日出、日落時間等,具備這些知識,才能讓船員下竹筏時釣到較多的魚,在早期沒有儀器輔助的時代,船長的智力好壞,可以決定一艘船的魚獲量多寡。

 

無人島的漁場:

如何找湧升流,為何要找湧升流:深水底棚400M-250M深升到170M-150M,便會產生湧升流。將溫度較低的深海水營養帶到有充足陽光的海洋表層,提供表層浮游植物生長所需,吸引大量的浮游生物聚集,形成豐富的漁場。所以船長一定要找到崁頂,也就是湧升流位置,如果漁船上有安裝探漁機,會很容易知道海底礁棚的地形,而瞭解湧升流的位置,船上如果沒有水深機,便要在白天以手線底端綁鐵頭(石沉)投到海底探測水深,再目測無人島的島形與鳥嶼間隔距離確認漁船的位置。

民國67年我28歲擔任釣槽的船長,船上已經有探水機,30歲時船上更按裝羅遠、探水機,但我還是要以無人島、鳥嶼為目標測距離,因為那時候沒有流水計,不知流速?夜間作業時,一般都是吃飽飯再下竹筏,我便將船駛到崁頂,也就是水深250M-150M的海面上放流(漁船靜止任潮水漂流),吃晚飯休息的時間中,我當船長便必須去瞭解今晚的潮速、潮向,船員下竹筏的時間,船員放釣具的時間,日落的時間,漁船漂流到崁頂,鯖飛咬食的時辰等。

依我長期在無人島海域的捕魚經歷,我瞭解無人島海域的潮流大都是向東北或正北漂流,所以當我知道潮速時我便要將船駛向南邊,放下所有竹筏,讓船員放好釣餌到海中,等待竹筏漂流到崁頂的海面上,正好是日落黑暗降臨的時間才是鯖飛咬食上鈎大豐收的時候。

 

拼無人島(一):「燈籠」是漁民海上暗夜中的希望也是一盞明燈。

今晚潮水流速很急,太陽剛沉入大海,鯖飛立即大咬食,我欣喜的立即站在竹筏上,直接將鯖飛連緄直接拉到魚籃上,但是很不幸拉到一半緄門斷去,我急忙朝向潮頭,找流失的燈籠方向划去,尋找我流失的釣緄,我努力的划了半個多鐘頭,付出全身的蠻力,燈籠微弱的燈光依然還是那麼遙遠,在我無力暫緩搖著竹筏時,又發覺手電筒不知在何時流失,在絕望之下我的眼光忽然發現在我西邊,有一盞流失的燈籠,我再朝著(流尾)一眼望去海上黑茫茫,根本就沒有一隻船筏,我權衡之下便朝著那個方向划去,

我拚命朝著微弱燈光划,汗水浸濕我的衣服,四周一片漆黑,只聽到我的喘息聲及竹筏衝破海水的浪聲,很幸運我靠近半沉的竹筒,拿起燈籠的那一端,心中產生一種非常踏實的安全感。

手線很沉重經驗告訴我底下魚一定很多,我很穩定的一手接一手拉到釣緄,海水中的緄索變成了一條白白的長龍,我馬上將鯖魚連著緄索一齊拉,心中非常激動因為釣緄上,一門釣,鈎著一尾魚,我採取漁和緄一齊直接拉到竹筏上,卻因魚太多竹筏不勝負荷,兩腳踝已經陷在海水中,為著自身安全起見,我趕緊將鯖魚從釣緄上拔取下來,放在海水中預備的網袋內,竹筏只能放一個魚籃,裝約120公斤魚貨,釣槽的漁夫都會另外再預備一個網袋,袋口是用鐵打造的圓環編織以方便裝魚,鐵環的一頭綁在竹筏的邊杆上,魚貨丟在海中內的網袋中,便會減輕竹筏上的載重量。

我一方面處理魚貨,同時也在注意(流尾)的母船,因為我為了尋找失落的釣緄,向流頭溯流搖筏約有半個多小時,釣緄上鯖飛阻流的力量,會使我的竹筏不易漂流而停滯在流頭,本船其他竹筏會在流尾,(流頭是潮水的上方,在無人島海域是南邊),所以我便搖著竹筏往流尾(北邊)尋找同伴,不多時也見到母船的桅燈,在徘徊移動尋找我,當時我已經沒有手電筒可以做信號,我只好隨機拿起燈籠,畫圓圈飛舞求救,四周一片暗夜,父親很容易發現不尋常的燈籠,便朝著我方向駛來,而我也知道父親已經發現到我,當晚我釣了約200多公斤鯖飛,雖是豐收,但卻也是我驚險的一夜。

 

早期釣槽漁船在無人島釣鯖飛的漁法(二):

早期去無人島釣鯖飛,分為如上夜間放倒緄作業及清晨放倒緄作業,只不過夜間是以燈籠,清晨是以旗布(竹竿上端綁著一塊塑膠布),以利找回流失的漁具。

假餌、真餌放倒緄,釣法程序都是一樣,不同的是「假餌」的釣鈎,是以一小片塑膠布綁在釣鈎上,在無人島海域都是以假餌的鯖飛。「真餌」是釣鈎上鈎鯖、鰹魚塊、秋刀魚或其他魚塊來引誘鯖飛、白帶魚、紅目鰱、煙仔虎、鬼頭刀..等都是用真餌。遠洋延繩釣也是以真餌釣鯊魚、旗魚、鮪魚..等,差異的是釣小魚要切塊,釣大魚要以整尾的鯖、鰹、南魷..等魚餌。

另外一種是一支釣(手釣),白天以假餌釣魚,釣緄的下端綁著一個跌沉(重約1.8-2公斤),上端接著約100支左右的假餌釣鈎,並接在手線上,漁夫上下拉線誘捕鯖飛。

船長、輪機是沒有固定工資,所以在母船上也要作業,清晨或夜間放倒緄時,等全部竹筏推下去時,船長開船,大車兩人合作放緄,母船大都放四支緄,雖然船員先下筏放緄,但是母船機動力較快,船員是一邊搖竹筏一邊放緄速度較慢,所以母船會與船員同時放好緄,等候鯖飛上鈎。

母船一次放二竹筏,二人向背各自搖筏約20 公尺,即可放緄,因為夜間作業釣手(船員)為了預防魚兒上鈎飛舞纏成一堆,魚尾巴會割斷緄索,便要向燈龍的目標搖去,從另外一頭去收回漁具,所以放緄前要將燈龍先放下,燈籠底座前方有一條約10尺的繩子平行對折,兩端繩頭綁在燈龍的底座,中間打一個結,另外一頭綁在浮筒(浮標)上(如放風箏)。浮筒再接一條約50尺的手線,手線下面綁一小塊約四兩的沉子上面綁住倒緄,一般船員都放二支倒棍,也有三支倒緄,每一支倒緄約有400支釣,鯖魚如果大咬食,二支緄也能釣到一、二百公斤的鯖魚。

 

漁民在無人島釣鯖飛的漁法(三):

放緄時一支長約3公尺小竹桿,穿在釣緄的母環心,一頭夾緊在兩腳大腿內側,另外一頭順著魚釣放緄,放緄者人向後一支左手拿著棍把,右手向前搖著槳,(重點是在放緄前,緄的後頭一定要綁在手線上,以免緄釣放下後,後頭沒有綁住變成散尾,這一夜便會釣不到魚)

等緄放好將綁好的鐵頭放在手線10-20米水深,等待鯖飛咬食(上鈎),屆時做為一個釣手在鯖魚尚未咬食之前,才有時間喝口水吃著乾糧或者抽支香煙,這時漁民會感受到海是那麼的靜,還有天空上的繁星作伴,不一會手指上下動了動,我知道魚兒咬食了,再等一會,手線愈重了,依經驗瞭解漁獲量多寡,拉到手線時,一門釣一尾魚,在活潑亂跳,我知道我必須拉胡離緄,也就是不能一尾一尾的拔釣收籃,而是快速站起來以雙手將魚和釣緄一齊裝進魚籃內,等快裝滿一籃魚(約一百公斤)後,釣緄沒有斷,我才慢慢一手一手的將釣緄收回,鯖魚也一尾一尾的裝進籃子內,將燈籠放在魚籃上面等母船來檢竹筏。在母船倘未來撿筏前,我有時間再將胡離緄的魚鈎解下,將魚裝進網袋內,這是豐收順利的一夜。

 

我拚無人島遇到颱風(四):

有一次我印象非常深刻,海上風平浪靜,海水如鏡,潮水流速度很急,二公斤重的沉石丟到海中,仿如像風箏浮在水面 ,太陽的日光照射在皮膚上很燙,我心中便感覺到這種氣候非常異常,果然不出所料,會收聽日語沖繩電台的漁船,得知颱風正朝著沖繩、無人島方向襲來,趕緊返航,我父親尚未得到颱風要逼近的訊息,漁船經過我們的竹筏時,要返港漁船上的船員,都以手勢告知颱風來了,快跑。記憶中我父親趕快收起竹筏,準備返港時已近中午,早上下筏釣魚時的無人島是呈三角形,收竹筏避颱風時,無人島已經變成二個島,鳥嶼、蛇嶼也在無人島的北邊,證明本船的位置已經在無人島的西北邊方向,這是因為急速潮流的異常現象。

所以黃昏我煮飯給船員吃時,已經有7-8級東北風,依我父親多年的航海經驗判斷,本船已經進入颱風的暴風圈,所以父親便指揮船員拿五吋鐵釘,將所有魚艙以五吋鐵釘都釘牢封住,並派二位資深經驗豐富的船員值班掌舵,到了當晚半夜,天上雷電風雨交加,我父親和船員商議為了安全,在船員休息睡覺的臥艙通道門,也用鐵釘封住,船員小便溺在輪機艙內,船員不能出來,當時本船是木殼漁船,會有滲水入艙情形,所以便留我和父親以繩索綁住身體二人輪流抽水,漁船航駛到珊瑚礁海面時,風浪更大,船上約有四艘竹筏被大浪衝失落海,父親呼喊我說:「不要理它,失去就失去。」可見當時的風浪有多麼強勁,經過一夜的侵襲,次晨才看到卯澳鼻頭,本船才在有驚無險的颱風侵襲下返港,返港後有一半的船員都離開本船,不敢再搭我父親的船去拚無人島。

結論:

當時因為沒有精密的氣象傳真,只能聽收音機慢半拍的氣象報導訊息,木殼船老舊又會漏水,潮速快船速慢,類似半途遇到颱風的情形很多,南方澳漁民在夏天因沿近海沒有鯖魚,所以新舊大小漁船都會去無人島釣鯖飛,台灣的颱風季卻又是在夏天,漁民去無人島釣魚性命,會比較沒有保障,也因為風險很大才叫「拼無人島」。(釣魚台照片由googie地圖截取)

一個老漁民回憶在釣魚台抓魚的日子!

這是日本漁船在釣魚台海域捕魚的情形

一個老漁民回憶在釣魚台抓魚的日子!

釣魚台週邊海域魚產豐富

一個老漁民回憶在釣魚台抓魚的日子!

老一輩南方澳漁民稱釣魚台為無人島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 [email protected]

津晏日式海鮮屋

廣告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萬豪國際積極推動設計創新 贊助「設計營商周2018」

香港貨品編碼協會高峰會2018於11月29日假香港會展舉行

金沙中國舉辦首屆綜合度假村國際策略領導才能培訓項目畢業典禮

Jubilant Biosys宣佈一項協作型發現項目成功實現早期里程碑

泰山石敢當安座陽明老樹廣場

美式婚紗攝影首選,政商藝人指定攝影團隊,PTT網友口碑推薦‎

台灣手工禮服第一品牌,網友推薦反應熱烈

產前產後、病後補養、增強體力的最佳選擇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