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國海關數據資料B2B行銷外貿實戰班 - 2018-05-26

「用你老母的話來跟我講」宜縣議會掀巨浪

記者趙奇濤/專題報導

宜蘭縣政府為民服務的態度太差,這次惹了大麻煩,縣議員邱嘉進在議會中引爆,縣府官員有族群歧視,要對方「用你老母的話來跟我講」,藐視民眾和議員,縣府農業處的預算遭「擱置」延後審查,事件的發展,仍在持續中。

 

邱嘉進議員說,前天晚上接到一則退伍老兵發的簡訊,是詢問農業處有關業務上的事,承辦人員都用台語,老兵因台語聽不清楚,請承辦員說國語,結果承辦員繼續講台語。

 

邱嘉進認為這位承辦員非常有台灣意識,講台灣話推動母語,可能蠻不錯。繼續看下去就覺得「情況不對」,邱議員旋即問農業處長:我們是一個民主的國家、民主的社會,對不同的族群,是不是都應該互相尊重?請處長答覆。

陳德星處長說:是。

 

邱嘉進問:我們各科室的同仁,面對不同族群的人來洽詢相關業務時,要用何種語言來面對民眾?處長您認為呢?

陳處長:盡量用他可以溝通的語言來溝通。

 

邱議員:這位民眾九月底到農業處洽詢時,承辦員跟他說「你用你老母的話來跟我講」,我覺得這是不對的態度,處長你認為對嗎?

陳處長:不對。

 

邱議員:接下來我再請教各位科長,這一屆議員就任以來有沒有議員用「好大官威」的態度,用惡劣的態度,來面對各位詢問或請託事情?

邱議員接著一一詢問坐在報告台的每一位科長,「你有沒有?」,每一位科長都起身答復「沒有」。

邱議員:這一屆議員一半以上多擁有碩士以上的學歷 應是歷屆議會以來素質最高的一屆,我相信這一屆議員到縣政府和各位應對當中,絕對沒有讓各位不舒服,各位都承認吧!對不對?

 

邱嘉進議員話鋒一轉,他說:昨天很湊巧和議員同仁討論時,不只是這一個案例而已,還有更離譜的案例,像這種的情形對於民眾也好,對相關團體負責人也好,用這種態度處長認為該怎麼處理?這個不講清楚,我看這個預算不用審了,議會通過的話,讓百姓感到不舒服,感到是在欺壓百姓。處長認為該怎麼處理?

 

陳處長:謝謝邱議員的指教 公務人員為民服務,要讓服務的對象是獲得更好的資訊,在態度方面應該要親切,在用語方面、語言的對話方面,要互相溝通,用最親切最深入的態度來做服務。擔任農業處長從2月份到現在,是有發現一些問題,大概我自己也督導不周,是有位同仁在議員詢問議會相關事情的時候,是用台語,口氣上也不是很恰當,我沒在現場,我知道之後也覺得很驚訝,不管是對議員、對民眾 不應該用不好的口氣,我們需要檢討,最後該案經過檢討也送懲戒申誡一次,這是一個案例,可能還有,我發現有些同仁比較冷漠,講半天輔導半天,還需要作改進,我有督導不周的地方,我自己也要深切檢討。

 

邱議員:你也不用擔起來,我們說這個問題,是站在百姓的角度去想,剛剛說有同仁對議員用不好的態度,你也知道?像這種對議會的藐視、對議員的不尊重,你們怎麼處罰?

陳處長: 目前是有送考績會完成程序記申誡,科長也記警告。

邱議員:這跟科長有什麼關係?幹嘛記科長警告!

陳處長:這是考績會的決定,我要被記過吧,督導不周,這是我的權責。

邱嘉進:主席,相關單位人員的態度問題,這個部分牽渉到民眾對政府官員的形象和看法、以及對議會的不重視,本席要求這個案子沒有向議會說明清楚以前, 農業處預算暫時停止審查。

 

黃定和議員:邱嘉進議員談到這些事,農業處的處理方式真的是非常的不妥,尤其是對於宜蘭縣議會這樣的藐視的態度、輕浮的態度,本席請主席列入記錄,作專案報告,請相關人員全部要列席,留待下一次專案報告。

 

主席林錫明:專案報告是什麼專案報告?

黃定和:議題就是那件事。

主席:專案報告沒有人提案。

黃定和:列入記錄。

主席:農業處後面沒有專題報告。

黃定和:列入記錄,下個會期專案報報告。

 

陳鴻禧議員:成立一個專案報告,專案報告的時候邀請他們過來,對那個藐視議會的,那個本人也過來。

 

邱嘉進:這件事應該這個會期處理完畢,有不好的表現,不好的態度,在農業處預算審查之前,當事人相關人員要講清楚,這是我的要求。

 

主席徵詢:邱議員希望農業處的預算講清楚以後再審,各位有什麼看法?(在場議員有的表示贊成)

 

副議長林棋山: 農業處多年來獲得大家支持,過去的表現也不錯,所以才養成有些人較疏忽,邱議員的提案會影響整個預算審查的進度,應當該處分的部分,請處長要查明真相、查明事實,該處分的就要處分 不要因這個案來拖累整個預算,這樣也不好,希望預算還是繼續審,我建議邱議員,該議處的部分,我們一定要查清楚,不要冤枉好人,真的惡質的公務人員,要求了都還不改善,該議處的也不要手軟,一定要查明真相,若事實惡質到這種程度,該調職甚至該降職,予以記過,也是應該。

 

邱嘉進:承辦員是誰我也不知道,我也沒有針對性,像科長受處分處長受處分,這些都不合理,個人造業個人擔,不對人加重處分,不相干的人不要受到牽連。這個可能重簽嗎?處長,處分內容可能重簽嗎?

 

陳處長:己經完成一個程序,如果要重來就需要作相關的調查程序。

邱嘉進:針對有關農業處人員態度不佳問題,請「重啟調查」並作最嚴厲之處分。請列入記錄。

 

主席:好,預算現在是怎樣?繼續審嗎?我剛剛想農業處的預算先不審,留到最後,讓他們溝通好了再來審,不然等一下「都是話」,會「審不動」。

邱嘉進:好啊!可以、可以。

 

黃素琴議員:針對邱嘉進議員剛剛談的,我也聽了不少,但是假如說他有針對性,或監督單位有人也受到相當的委屈,或者不同的族群也受到委屈,那個人我真的不認識,是不是第一、重啟調查,我很想請他來現場,其實跟我都沒關係。第二,農業處的預算,我認為這是他個人的行為,我不知道他幾歲,萬一他長期公務生涯都是這樣子,受傷的不是一兩位民眾,萬一那個人自閉症、精神病各方面的病都來,就不只這樣,所以我希望農業處預算繼續審查下去,提案人邱議員是不是有所堅持?

 

劉添梧議員:剛才主席裁示前,邱議員有講重新再調查,讓他再了解,預算我想我們再繼續審,不要說農業處預算不要審,先審漁管所,我們繼續審,邱議員沒意見了嘛,叫他們再調查就好了,好不好?

主席:好,大家沒意見就繼續審…。

陳傑麟議員:主席,各位同位,縣府處長,這件事情其實就是我本人,我是當事人,我也沒有拜託議員,或是去請慫恿議員來提出這樣的一個質疑,這個重啟調查說穿了兩方當事人都要接受調查,我想我也沒有這個必要透過監督的一個角色,給行政單位施壓,但是我必須要把當天的狀況,稍為作一個說明。

陳傑麟接著敘述發生的過程,有著像故事般的情節,委婉曲折,高潮迭起…可以分成兩個章回。

 

第一回合,雙方是在電話上「雞同鴨講」的相互對話。

陳傑麟:我在十月底的時候,我跟農業處長談好有關生雞糞處理的事情,處長交代畜產科科長,我從來沒見過她,科長新上任我跟她也不熟,科長和我聯絡說要那一天見面,當天我因沒空,告知事後再回她,十月底時我在議會打電話到農業處畜產科科長,承辦員接了之後說科長不在。

 

我說科長不在去那裡,對方說到台北開會,承辦人叫陳某某(記者姑隱其名),因為他從到尾都是用台語跟我對話,我說”你那一位啊?〞(口氣上並未激動,就像平常問話一樣),他還是用台語跟我回話,他用台語講他的名字,我真的也聽不懂,我會講台語,但是名字就沒辦法聽得懂。

 

我說〞你能不能用國語跟我對話,因為你講得台語有些我真的聽不懂〞,他居然跟我回說「我是台灣人,我吃台灣米,所以我要講台灣話」,這個也沒關係,這是他個人的意識形態,我也接受。

那我說「我是原住民籍的議員陳傑麟」。

他居然跟我回話「你用你媽媽的話,來跟我對話」。所以我要還原這個過程,這是前面而已,今天邱議員是輾轉從別的地方聽到,來跟我求證,這個事情我也不想作太大的追究,沒有意義啊。對我來講沒有必要這樣子追究,但是我們議會同仁認為這樣的公務人員是藐視議會,對我們議會是完全的不尊重,而且意識形態非常的嚴重,沒有必要說「我是台灣人,我要講台灣話」吧,我跟他說我是原住民籍議員,還要我用「我媽媽的話來跟他講」,難道他聽得懂嗎?今天同仁提起這個事情,我覺得議會的尊嚴要顧是沒有錯,更嚴重的是我到了農業處以後…。

 

以上是第一回合雙方言辭交鋒。

 

接著第二回合,是雙方會面,復又擦槍走火。

陳傑麟接著說:去之前我跟他說「你到底是那一位?我到縣政府找你,因為我人在議會,是你們邀請我來跟你們談公務。」他回我說「你現在就過來,我在縣政府等你」。我到農業處時,處長、副處長、技正都不在,科長也不在,只好去找那個當事人。

 

我到縣政府找他,我還說「剛剛跟我講電話那一位是誰?」,他坐在椅子上跟我講「就是我,你過來」,用這樣的態度啊,更嚴重的是他居然在縣政府,跟我嗆說我恐嚇他,當然那個過程他們同仁也都在,不管本人或一般百姓,即使口氣再怎麼不好,公務員也不能用這種方式來對待我們的民眾,我以前也是事務官出身的,我很清楚。

 

這個過程大約是這樣,我們邱議員講的部份,其實八九不離十,但是我不能接受的是農業處事後還嗆聲是我態度不好,我也覺得很奇怪呀,我們民眾本來態度就不是讓公務員能夠照他們的意思,理解說你們的態度到底是要好還是不好,外面還放話說我的態度不好,所以我覺得我們這個議員幹到一點尊嚴都沒有。至於這個預算絕對不會因為這個事件,會有任何的故意來對預算表達特別的意見,沒有那個意思,請主席裁示,到底是要繼續審,還是說照邱嘉進所提的意見來處理。

 

以上是陳傑麟議員說明第二回合會面的經過,和後續的發展。据記者了解,當天在畜產課發生這起「重大事件」,驚動縣府政風處隨即趕至「維安」,進行了解及勸說,最後該承辦員終於同意「道歉」,但仍是用他的台灣母語,陳傑麟當場表示「不接受」。事後有人問陳議員為什麼不接受道歉,陳議員就是因為請對方講國語引發爭執,還用台語講,他不接受。

 

主席林錫明說:有人說再審,我看繼續再審,我剛才提的方式(指將農業處預算留到最後審)你們沒同意,沒同意就不用。

 

黃建勇議員:剛才聽陳議員在講,如果真正有這種事情的話,我認為議會要有所表態,處長能不能對你們同仁,作出一個怎麼樣的表示,陳議員如是這樣子的話,我們議會議員的顏面可以說是蕩然無存,這怎麼辦呢,處長你表示一下意見。

不然叫該同仁來面對這些議員,表示他是什麼意思、什麼態度。

 

陳處長:剛剛聽到陳傑麟議員一番的內容之後,我覺得農業處包括我在內,表示抱歉,對於為民服務態度,甚至於議員在協助相關事項上,語氣和語言方面,都沒有受到尊重,我在這邊表示十二萬分的道歉,我會盡全力來內部相關的檢討工作,服務態度也好,或相關工作的程序辦理,能夠精進,作得更好。

 

主席:各位,我們繼續審查農業處的預算有沒有意見?,

台下議員有人喊保留。

主席:既然有意見,議會的尊嚴也要有,農業處的本預算留到最後再來審,漁業所和動植物防疫所先審,三個基金先審,好不好?有沒有意見?

 

終獲議員們同意,大會繼續審查預算,農業處的暫停,留到最後。。

 

陳傑麟議員在敘述整個過程時,全場鴉雀無聲,尺論是在場議員、列席官員、或是後方的各單位聯絡人都在凝神靜聽,坐在他旁邊的孫湯玉惠議員,側著身聆聽,幾乎連眼睛都沒眨過。

 

宜蘭縣政府106年地方總預算正待進入最關鍵的時刻,議會一讀審議保留的部分,均將進入二讀「決戰」,由於縣政府連績出了一些「狀況」,諸如:

*認定宜市五殼廟為歷史建築,而已被認定歷史建築10餘年的林燈古厝,卻從未維修,導致目前的「破落」形象。

 

*105年編定12場的地方建設座談會,只辦了一場,這是縣府與各鄉鎮市地方重要人士的座談,竟予輕忽,縣府連議會要求縣長作專案報告,都會派副縣長「代理出席」,與地方的溝通會議,怎就這樣不了了之,有預算也不執行了?

 

*羅東轉運站遷建說明會,縣府僅通知羅東地區議員,許多議員未通知尚不打緊,竟通知了一「公民團體」,議員認為許多地方的說明會,都能看到接受縣府補助的「公民團體」出現,縣府不無幕後主導之嫌,因而日前審議補助公民團體預算時,即遭保留。

 

*農地未農用地價稅大幅調漲,認定違規的範圍,農民頻頻向議員陳情,官方的說明也難以一致,動輒表示再「個案認定」,議會之內砲聲隆隆,迫使縣府全面重新調查,繳稅日期延至本(12)月底,如今又衍生出已繳納的房屋稅,縣府是否主動退稅的問題,因農舍房屋稅是依据農地違規面積計算,違規面積減少,連帶房屋稅有的亦應隨之調減。

 

*礁溪休閒度假區市地重劃案,縣府提出公辦上屆即遭議會刪除,未經覆程序,106年度又再提公辦預算,法律程序即有欠正當,就如同一般同法上訴期限已逾能上訴嗎?而許多公民團體又適時出現聲援公辦,情況益顯複雜,聯席審查時議員正反意見相持不下,最後創下了歷屆議會聯席會從未有過的表決大戰,此役贊成公辦的6票,均為民進黨籍議員,主張刪除公辦預算的20位,其中包括了一向呵護縣府預算的吳宏謀游祥德張秋明三位民進黨籍議員,議員之間如此煎熬,孰以致之?

 

這次議員遭縣府官員侮辱案,引爆的也是民進黨籍的邱嘉進議員,看來民進黨雖然全面執政,縣長林聰賢仍得小心翼翼,縣府的各單位似埋了太多地雷,稍有不慎即告引爆,預算過不過關事小,多年來「領頭羊」的令,在執政的最後階段不要日趨減損。

邱嘉進議員引爆縣府為民服務有族群歧視。

邱嘉進議員引爆縣府為民服務有族群歧視。

非玩不可親子樂遊館

廣告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 ws513078@gmail.com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李志鏞不滿陳歐珀提告今也到地檢署反告

深港首家「商貿科技合作基地」起航 騰邦助力打造世界級大消費新引擎

Genesys成為多通道雲端聯絡中心明顯市場領導者

頭城行政中心未完工先漏水

梅花湖民宿享受湖畔歲月的宜蘭villa

網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