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管理】網路販售食品刊登注意事項及製程衛生管理 - 2018-01-15

「台北客」農民的掏心話(上)

記者曾瓊儀/三星報導

專訪『農民 張添基

我是張添基,高雄人,自小家裡務農,在台北住了30年,原本是經營資訊公司,如今半退休狀態,現在的身分除了「公司總顧問」之外,就是宜蘭的農夫,為什麼我要來種田,說我是「喜歡泥土的芬芳」,這點連老婆有時也不太能理解。

老婆是宜蘭人,但會在宜蘭種田,是幾乎把全台灣農地走過了一遍,最後才選擇我的最愛-宜蘭-落腳,在宜蘭經營我的友善農業。但我深深的了解,現階段在宜蘭務農,要養活一家人是不可能的。

【氣候因素致使宜蘭一年只能一穫】

我常說,「宜蘭的田不是在泡水,就是在長草」,那是因為7月到10月都有可能遇到颱風,你不太會特地去種什麼作物,然後9到11月東北季風和西南氣流交會的關係,會下很大的雨,也不適合種,所以如果要種水稻的話大概就是一年一穫。

因為雨水多,土質比較黏,這樣的土質除了水稻外都不太好,例如花生大概只能種在沿海沙地,我這邊還能種,但根莖類的就不太適合,在宜蘭最簡單的就是種水稻,但也只能一穫。

秋冬季是可以種一些蔬菜,但雨水太多會有很多問題,像我隔壁田的傳統老農,種了一些蕃茄,只因這幾天的大雨,蕃茄就全部淹死了,所以我想,早期宜蘭農民的生活一定不好過,甚至可能是全台灣最窮困的農民。

南部的話就可以三穫,例如我們高雄那裡,稻作可以兩穫,再加上蔬菜一穫,一共三穫,所以我說宜蘭的農業政策,絕對要跟西部不一樣才對。

【農地世襲是剝削農民的財產,讓農民永遠處於弱勢】

十年前,我跟幾個同學成立「台灣鄉村展望學會」,那時我們抱著理想來研究台灣農業的問題,台灣大部份的農村我們都實地去了解過,在學會裡擔任執行長的三四年,就是我接觸農業的第一個階段。

但是「太學術」這終究不是我要的,於是我就展開了個人的第二階段,也就是下鄉買農地自己種看看,親身體驗真正的農民生活,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有第三階段,只知當初「學會」裡堅持下來的只剩我一人。

你問我有人提出「農地最好父傳子,子再繼續耕,後代若真的不願從事農業,就讓政府幫忙租給願意耕作的人」,我覺得這不可行。

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台北市的土地可以蓋房子,大家也都有需求,所以一坪可以賣到5百萬,而宜蘭一坪卻只有5千塊,早期沒人要買當然價錢不好,現在價格有稍微好一點了,你卻叫他不能買賣,只能繼承或讓政府低價租給佃農,那宜蘭擁有土地的人不就永遠當個弱勢?

宜蘭的農地價格本來就很低很低了,終於有點起色,你怎麼忍心又急著把它壓下去呢?這種行為等於是在剝削農民的財產。

其實我一直想要寫一篇文章,題目是「不曉得自己是賤民的賤民,叫做農民」。

我是農家子弟,我親身體驗到農民從一開始就扮演被剝削的角色,早期是被地主剝削,「耕者有其田」之後好像不錯,其實是換成被政府剝削。

耕者有其田是好的,但不能稱之為「德政」,當初政府還不是為了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要削弱地主的勢力,第二個,是要養活突然增加的人口。

政府因此必須讓單位面積的效率增加,所以要跟地主拿一些土地來給佃農,誰知道拿到土地的佃農,這六七十年來就一直被土地綁在那邊,於是他就變成「賤民」了。

【農地當然可以蓋農舍,這是農民最基本的權利】

我認為農舍的問題,多半是因為看問題過於粗淺所引起的,你說農舍「豪華」不可以,那你告訴我農舍到底要蓋成什麼樣你才滿意?難道「鐵皮屋」搭一搭的才叫做農舍嗎?其實釐清爭議的重點只有兩個:

第一,農地當然可以蓋農舍。

不蓋農舍農民沒地方住。有人問農民怎麼不去蓋在建地,這問題很好笑,建地比農地還貴啊,你都沒錢買農地來做了,難道農民會有錢去買建地來蓋買子哦?

而且,早期的聚落都是三合院,現在都變建地了,經過幾代的繼承都是共有的了,除非你把它賣掉,否則很難處理,想想也知道不可能蓋房子去住,所以農民當然只能在農地上面蓋農舍。農地一定要給人家蓋農舍,這是天經地義絕對不能違背的道理。

第二,農舍要蓋多漂亮多豪華,我們都管不著。

我前陣子聽到的荒謬論點,就是在批評人家農舍未免蓋得太漂亮,試問,我如果是有錢的農民要蓋豪華的農舍可不可以?竟然有人回說不可以!為什麼不可以?!難道台灣的農民真的是賤民?台灣農舍就是不能像南法農莊那樣漂亮?

再來,台灣的農民幾乎沒有生活品質可言,像隔壁田的老佃農,他的兒子就這樣跟我說,說他老爸每天回家都因為全身病痛一直哀哀叫,但是第二天還是得繼續下田,根本沒有任何生活品質可言。

所以,如果你一定要限制農地炒作,如果你非要壓很低的價格讓它去做農用,那也可以!前題是你必須給這些可憐的農民能夠維持生活品質的津貼才行。

說真的,如果農地真的有那麼重要,農地就不該那麼便宜,當初農民咬牙撐下來,都是因為夢想有一天農地可以作為自己的老本,現在台灣的農民連這樣一個小小的夢想都無法實現。

【10%的農舍怎麼蓋別人無權干涉,90%有農用就好】

我認為,真正的問題不在於農舍的豪華與不豪華,大家都弄錯重點了,重點在於「剩下的90%到底怎麼使用」。

不管農地的所有人是投資客或是公務員,管他有錢沒錢到底是誰,所有的重心應該擺在剩下的90%有沒有農用,稅也要包含在內,只要他合乎規範在10%以內蓋,只要他90%是做農業使用,當然就沒有稅的問題。

如果我們要農地農用,這個跟農地所有人的身份都沒有關係,不是嗎?只要你明確定義剩下的90%都有農業使用,大家都去遵守就好,就這麼簡單!現在連「農用」的定義都不清不楚,這才是問題所在。

延伸閱讀

宜蘭老農的心聲(上)

(未完,待續)

※本文版權為宜蘭新聞網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

即時+好看!按讚加入宜蘭新聞網粉絲團
手機掃描下圖QR code,立即加入Line好友

相信你也會想看

歷史上的今天

2016年:礁溪休閒度假區 林聰賢決定公辦 林成功批縣長反覆促快辦

2016年:宜蘭縣長林聰賢:地價稅有條件辦理分期或延期繳納

2016年:三星鄉上將路發生2人死亡車禍

2016年:博愛醫院國際扶輪日舉辦免費代謝症候群篩檢活動

2016年:消防局辦理救災車輛裝備器材總體檢

網友意見